当前位置 :主页 > 大咖名流 >
倡导曲坛新风尚 李金斗把徒弟们当作“艺友”-中新网
发布时间:2021-08-02

  李金斗当年收下唐杰忠弟子李金祥的儿子李宽为徒时,李宽的父亲突发脑血栓,家庭负担很重,为了让李宽专心学艺,李金斗就让李宽住到自己家中,一住就是三年。李金斗不仅教李宽学艺,还主动为他捧哏,一年内教了李宽十几个段子,让他的表演突飞猛进、焕然一新。不仅如此,李金斗还教给他很多做人的道理,给他讲相声的历史、老一辈相声艺术家的故事,让他明白“做艺先做人”的道理。李金斗还把李宽带进了自己创办的周末相声俱乐部,让他参与运营和管理。十年时间,李宽从师父身上耳濡目染学到了很多东西,无论艺德还是人品,都让他心服口服,李宽说:“师父在周末相声俱乐部没拿过一分钱演出费,还搭了不少钱。”正是因为这样尊师长、讲义气、爱徒如子的人品,让李金斗备受同行尊敬,在当今相声界,人缘和口碑都数一数二,被大家尊称为“斗爷”。

  李金斗把徒弟们当作“艺友”

  在曲艺行,李金斗尊师重道是出了名的。他总是提及恩师对自己的影响。“我从13岁开始在北京曲艺团坐科学相声,我的班主任是侯宝林先生的大弟子贾振良;启蒙老师是相声表演艺术家、教育家王长友和谭伯儒先生;后来我又在王长友老师的支持下,拜了他的高徒、著名相声演员赵振铎为师。他们都教了我太多太多东西,让我终身受益。”1996年,赵振铎去世,李金斗给恩师操办了葬礼,当时他因为过度伤心和疲劳,瘦了十几斤,每天都得吃速效救心丸。他总是念及:“师恩实在难忘啊!”

  李金斗在收徒仪式上讲究新风尚,但在相声艺术的传承上,则一直很强调要注重传统。他曾策划了北京青年相声节,还曾在相声节期间推出“传统相声邀请赛”,女人如何对乳房进行清洗!_39健康网_女性,就是针对很多相声演员对传统越来越忽视的行业现状。“实话说,现在很多大腕演员、知名演员,都不会说传统相声,甚至敌视传统相声,把相声说走形了。现在很多年轻人更是把传统相声改得乱七八糟,这样不行,我们得树立正确的观念。相声演员要知道说《八扇屏》该用什么‘垫话’,说《改行》该用什么‘垫话’,说《卖布头》该用什么‘垫话’,还有《报菜名》中都有哪些‘气口’……这些都有一整套的规律,但现在很多年轻人不知道。”

  欣赏口传心授教相声

  演出现场收新徒 倡导曲坛新风尚

  ■守传统

  每个徒弟出道都费心费力操办专场演出

  除了强调传统相声的重要性,李金斗多年来还一直号召相声界要团结,每次举办相声演出,他都会邀请众多同行演员同台相聚。这一次徒弟王政的相声专场,就邀请到了国家级单弦非遗传承人张蕴华,相声表演艺术家赵炎、石富宽、李国盛、李嘉存、付强、方清平,山东快书表演艺术家高洪胜,评书演员王?波,中国铁路文工团说唱团团长刘颖等老中青三代曲艺人同台献艺。他说:“相声界必须要团结,而且是内心的团结。当年相声界的老先生们,见面时互相不是说:‘吃了吗?’而都是说:‘爷们儿,有事吗?用活儿吗?’‘练什么活儿呢?有什么我能帮你的说啊!’我师父也教导我:‘吃亏是福。’只有本着肯吃亏的心,才能团结;如果都想占便宜,是不可能团结的。” 本报记者 王润 【编辑:罗攀】

  而李金斗却从不愿让徒弟花钱,不想胸围缩水 须注意四细节_39健康网_女性,“像什么‘三节两寿’都要让徒弟花钱送礼,我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我都是跟徒弟说,有什么事你给我打个电话,你需要我做什么,我都尽量帮你完成。我把他们不仅当成徒弟,也当成我的‘艺友’。”所以李金斗不仅不收徒弟的钱,还老给徒弟花钱办事。当年他收天津相声名家刘俊杰之子刘?为徒,不仅没让徒弟请客办酒席,反而自掏腰包赶到天津安排了饭局,还邀请了李伯祥、魏文华、孙福海、朱永义四位长辈到场,感谢他们作为见证人,一时成为业内佳话。

  李金斗爱徒弟还体现在他对徒弟们的严格要求上,他曾说:“用侯宝林先生的话来说,很多人的‘老师’是‘录老师’,都是跟着录音机、录像学的。现在还有‘网老师’,就是跟着网络学。这样不行。一个是学不到真东西,另一个是‘偷活儿’,不尊重别人的劳动和艺术。学相声不能跟着录音机、录像或者网络学,我还是非常欣赏口传心授的教学方法。而且当年我们要去跟别的老师学习,师父都会写字条儿和人家打招呼,这是规矩。现在很多事没有规矩。没有规矩,就没有方圆;没有五音,就难正六律。”

  李金斗不仅尊敬师长前辈,也支持新人、爱护徒弟,这一点尽人皆知。他收了很多热爱相声艺术的徒弟,希望他们能够把相声艺术发扬光大。每次徒弟们出道,他都会费心费力操办专场演出,而且凡是他的徒弟,第一次登台演出,他都会为其甘当捧哏,李金斗说:“这样做会让年轻人有一种自信,当年我师父就是这样做的。”

  曲艺行拜师收徒讲究“摆知”的传统由来已久,徒弟往往要摆酒席请吃饭,给师父磕头送礼,还要邀请“引师”“保师”“代师”现场见证,才算正式拜师。而相声表演艺术家李金斗倡导新事新办。7月17日,在民族宫大剧院举办的北京曲艺团非遗项目相声传承之王政个人相声专场上,他不仅亲自为爱徒王政担任捧哏,而且还在演出现场同行和观众的见证下,收下了王盟、付冠雄、张延国、赵明四位新徒弟。他说:“传承相声艺术要注重文化传统,但拜师收徒应该倡导新风尚。我把我的徒弟都当作‘艺友’,他们是我的徒弟,也是我的好朋友,因为他们都很喜欢相声,能够为正能量的相声发扬光大贡献一份力量。”

  过去,曲艺行拜师收徒“摆知”,是为了邀请各界曲艺同行到场见证,同时免不了备上酒席招待宾朋。一般来说,置办酒席都是徒弟家里出钱,徒弟还得给师父准备礼钱。旧社会时,说相声的多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家里困难,没钱操办酒席,通常师父会请上几位关系不错的同行,一切从简,在家里磕头行礼,十几个人挤在一张桌子上吃顿家常便饭,也就算作“摆知”了。

  ■树新风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随着人们物质生活水平提高、精神文化生活繁荣,“摆知”拜师传统又悄然兴起,甚至有大操大办的趋势。不仅“摆知”的一切花销都由徒弟负担,而且个别师父看徒弟拜师学艺心切,还会明码标价索要拜师费,且价格不菲。拜了师却不教给徒弟能耐的师父也不是没有。

?